今天 星期一
2020-06-03 20:00:00
金色相对论 | 钟宏:区块链会成为数据要素市场的基础设施

两会期间,众多代表提出区块链相关提案,涉及技术、产业、政策监管等多个层面。对此,围绕两会的区块链提案,特举办「两会系列专题」AMA,专题分三期进行,首期为“学者篇”,主题为“ 两会中的区块链:现实发展VS想象空间”。

6月2日16:00,特邀请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晓华中国政法大学区块链金融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胡继晔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做客「金色相对论」,通过不同领域专家学者的思维碰撞,深入探讨区块链的宏观发展方向。

为了可以更直观清晰的理解各位嘉宾的观点,特别对每位嘉宾在直播过程中的分享做了整理。本篇为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的分享。

以下为直播详情:

王瑜琨:两会期间,我们看到了大量有关区块链的提案,提案内容也从此前的观点性意见到应用落地与产业发展,涉及区块链+工业互联网、医疗、溯源、社会治理等方面。请问钟主任主关注到了哪些提案?对于提案相关领域观察到了哪些方面的变化?众多提案带来的实际效力有多大?

钟宏:各位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下午的群分享,过去的两会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涉及到了非常多的区块链相关的提案,大体上包括了区块链应用领域、区块链监管领域、区块链发展以及央行数字货币相关的话题。

基于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我们研究的主要方向是结合数据确权、数据流动和数据交易这个方向。两会期间,杨杰作为中国移动的董事,提出了要加快区块链技术在数据交易流通当中的应用,包括要确保数据流通的速度,解决数据交易流通中数据非授权复制和使用等问题。

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如何把这种科技生产力转化成为最终的数字经济的产值,演变成数字经济GDP,我想在这个过程中,区块链非常重要的价值就是可以把数据确权,实现它的价值化,也就是把数据从资源变成资产,进而实行资本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区块链与数据要素市场的结合将会形成一个数十万亿的新兴市场,进而带动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这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一个方向和机会。

王瑜琨:去年1024讲话后至今,区块链迎来发展的热潮。在您看来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区块链技术会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钟宏:去年10月24号,国家高层关于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讲话后,整个区块链产业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热浪,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技术产业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国家战略,那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提出把区块链技术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一个重要窗口和重要的方向来发展呢?原因就是,现在的中国跟美国相对比,我们会发现中国是一个数字经济的消费大国,而美国是一个数字经济的技术强国,如何把从消费大国变成技术强国,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方向。

因此新旧动能的转化要靠科技,数字经济的发展的核心要靠数据,刚才胡继晔教授也专门提到了国家在今年3月30号发布了相关要素市场的机制体制建设建议,其中把数据要素作为第五要素专门提出来,就是数据要素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生产要素,它决定着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规模和强度,而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必须依赖于区块链技术进行数据确权,保证数据可信的交换,来实现数据交易和数据资产化的新的模式。

数字经济经历了70年的发展,从计算经济到网络经济,我们现在发展的数字经济3.0时代就是数权经济,数权经济是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核心,来建设以数据要素市场为核心生产要素体系的新的经济形势、经济模式,为进入数字经济4.0,就智能经济时代提供一个基础性的数据要素保障。我们可以看到,未来数字经济3.0时代我们的GDP发展离不开数据资产的规模,离不开数据资产的流动性,离不开数据资产带来的产业附加值,所以区块链技术不仅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的窗口,也是未来中国数字经济增长的底层模式

数字经济消费大国,数字经济技术强国,新旧动能转换靠科技,数字经济发展靠数据,数据要素市场靠区块链进行数据确权和交易;数字经济从计算经济、网络经济、到数权经济(区块链+数据要素市场)、智能经济;数字经济3.0时代GDP:数据资产规模X数据资产流动性X数据资产产业附加值。

王瑜琨:您如何看待 5G基建、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与区块链的关系?

钟宏:我们刚才提到了区块链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迎来一个3.0的时代,我们称之为数权经济世界,那什么是数权世界呢?就是万物上链,就是一切权益都以数据化及数字化的方式来存储,从而形成这种数字化的资产权益,未来数权经济的核心就是数字化权益交易和贸易,这是未来数权经济的核心增长模式。打个比方,未来数字经济3.0阶段,数据如果是石油,那么大数据中心就相当于是油井,区块链就是钻井与封装平台,5G就是输油管道,人工智能的是炼油厂,工业互联网就是基于数据要素的智能加工厂。

王瑜琨:目前来看,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场景大多面向B端用户,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没有实际的应用场景,您认为区块链大规模落地的适宜场景有哪些?需要做出哪些方面的努力促进产业发展?现象级应用将会出现在哪些领域?

钟宏:基础设施建设大部分都是To C跟To B的,老百姓不太会关注,比如说我们一个城市基础管线的建设,5G基站光纤宽带这些老百姓是感知不到的,但是老百姓会真正用到这样,记住的是所带来的便捷舒适和生活质量提升。那我们从数字经济新建的维度来看区块链技术的场景,我把它分成四个层次,第一个是数字身份,第二个是数字商品,第三个是数字金融,第四个是数字产业,这是我认为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四个层次的建设,而这四个新建会构成整个数据要素市场的基础设施。举例来说,比如说数字身份,在这次疫情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个人的健康信息与国家健康数据的共享与交换对防治疫情非常有帮助,那这个一旦拓展出来会有很多领域,比如说在公安领域,在教育领域。目前我们正在做基于区块链的教育码,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复课复学,如何保重师生的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在司法领域了,我们基于数字司法形成的数字存证,这是刚才提到数权经济一块儿使用区块链技术来做的数据确权,另外一块儿基于司法保障来做数据的司法确权。

再上一个层次就是数字化商品了,或者叫数权产品,这里面大概分成两类,一类是数据资产,本身就是数据,通过区块链技术加司法确权形成数据化的资产,完成数据的交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据交易市场。另外一块儿就是现实世界的各种资产的数字化,简称叫数字化资产,这两种会成为数字商品的主要来源。第三块数字金融包括像数字货币、数字证券等等就不多说了。

在数字产业维度,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升级,核心就是共享经济的模式,能够去管理技术全面形成,这里面包括供给侧和消费侧,比如说能源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共享制造,在消费端有智能汽车等等。

所以刚才提到基于区块链数字身份、数字商品、数字金融和数字产业,将会成为数字经济3.0时代数权经济的新建的基础的生态和模式,在这四大方向里面都会有巨大体量的新商业业态、商业模式,以及新的企业、社群、新兴组织诞生。

王瑜琨:区块链行业人才体系建设的基础是岗位需求,高校是培育人才的重要基地。作为资深的教育工作者,您认为如何培养人才解决区块链行业亟需的岗位需求?

钟宏:区块链行业人才体系的建设实际上是一个国家的战略和政策,我们可以看到相关部委都在做相关的工作,一方面像工信部已经制定了区块链产业发展相关的人才标准,我们也参与了这些标准的制定评审。另外一块儿是人社部刚刚发布了两个区块链相关的岗位,相关的培训也马上启动。第三个从高校的维度来讲,高校刚刚推出了全国高校区块链产业创新行动计划,里面重点提出了要培育相关的人才,建立人才课程体系、培育体系等等。

我个人认为整个国家的区块链人才战略是一乘二的模式,一就是一个核心,就是要培育区块链领域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人才,形成面向全球的区块链产业研发高地和人才高地。这是整个国家人才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核心。二是两个应用方向,一个是产业化应用,一个是商业化应用。在整个区块链产业发展当中,如何去让产业和商业理解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如何能把区块链的相关技术产业化,比如刚才提到的工业互联网去做结合,如何能跟商业去结合在一起,这样的人才是非常急缺的。所以我们认为,整个国家区块链人才战略,围绕一乘二的架构去搭建是非常必要的。

王瑜琨:从当前的政策环境以及区块链行业发展状况来看,您认为,目前区块链发展面临亟待解决的困难有哪些?未来区块链产业链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哪些行业会带动行业认知,加速行业普世化进程?

钟宏:当前的政策和区块链行业发展情况,我个人认为急需解决的困难是对区块链技术和区块链产业的认知,这个还是需要这样的媒体做更多的工作,现在区块链虽然成为国家战略决策方向,但是毕竟区块链是一个基础性设施,老百姓平常的生活感知度是不够的,在这方面需要加大区块链产业的传播,让更多人认知理解区块链的未来。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把区块链技术转化成商业价值,转化成为我们的数字经济新的增长点,这个难度非常大。刚才我提到了,除了技术人才特别需要产业化跟商业化人才,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也是离不开区块链技术。我认为,未来一个巨大增长空间需要两个国家战略相结合,一个是区块链,一个数据要素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也是让区块链的技术价值显性化的重要过程。

然后,从区域发展来看,我们认为现在整个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包括数字货币先行先试,有两个比较重要的区域,一个是粤港澳大湾区,这里面有深圳、广州、珠海、横琴,这些地区有爆发性增长的机会。另外就是围绕着海南自贸港的新政策,随着过去两年这个政策不断完善,依托海南建立一个以区块链为核心的全球化的数据空间治理和数据要素市场、数字经济新模式,具有巨大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