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期六
2020-06-03 20:00:11
金色相对论 | 中国政法大学胡继晔:区块链金融准入门槛有待提高

两会期间,众多代表提出区块链相关提案,涉及技术、产业、政策监管等多个层面。对此,围绕两会的区块链提案,特举办「两会系列专题」AMA,专题分三期进行,首期为“学者篇”,主题为“ 两会中的区块链:现实发展VS想象空间”。

6月2日16:00,特邀请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晓华中国政法大学区块链金融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胡继晔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做客「金色相对论」,通过不同领域专家学者的思维碰撞,深入探讨区块链的宏观发展方向。

为了可以直观清晰的理解各位嘉宾的观点,特对每位嘉宾在直播过程中的分享做了整理。本篇为中国政法大学区块链金融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胡继晔的分享。

以下为直播详情:

王瑜琨:两会期间,我们看到了大量有关区块链的提案,提案内容也从此前的观点性意见到应用落地与产业发展,涉及区块链+工业互联网、医疗、溯源、社会治理等方面。请问胡主任主要关注到了哪些提案?对于提案相关领域观察到了哪些方面的变化?众多提案带来的实际效力有多大?

胡继晔:我较多关注了区块链监管治理方面的提案。在行业监管治理、行业规范设立、加大行业发展投入等方面,至少17条相关议案或言论提及。与区块链监管治理相关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区块链技术和行业发展本身需要完备监管机制;其二是中小银行等机构在应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进行转型升级过程中要加强监管;其三是关于防范数字货币金融风险。

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董事、浙江移动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杨杰提到应“加强对区块链节点的追踪和可视化、以链治链等监管技术的研究,强化区块链平台级应用的安全评估,提升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合规性和规范性”,非常实。

与监管相应的是行业标准的设立,目前区块链技术发展尚处于初期阶段,技术本身存在不足之处,在应用过程中不免引发风险。同时,区块链技术与产业结合,也缺乏相应的技术应用标准和规范。

清华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王小云提出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标准与技术规范,特别是区块链安全技术标准与规范的制定”。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建议出台包括区块链等信息技术驱动的数字经济“安全基建”国家标准,这些思想都和我承担的国家网信办课题阶段性成果的想法不谋而合,正在形成向网信办的工作报告,将来希望能够为立法和修法奠定坚实的基础。

同时,我也想跟各位来汇报一下,今年3月30号,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一个未来加快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在这个意见里边,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传统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之外,新增了一个数据要素,这个太重要了。在这个意见里面提出要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制定新一批数据共享责任清单。

这个意见还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政府数据的采集和共享,将优化经济治理基础数据库,加快推动各地区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交换,在对数据要素的监管中,这个意见提出要健全要素市场机制,然后提升要素交易监管水平的要求,提出了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探索建立统一规范的数据管理制度。提高数据质量和规范性,丰富数据产品。然后研究根据数据性质完善产权性质,制定数据隐私保护制度和安全审查制度,然后推动完善适用于大数据环境下的数据分类分级安全保护制度,加强对政务数据企业商业秘密和个人数据的保护。

这一点我认为会对我们未来国家的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早在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上,我们就提出了20国集团的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的倡议。与此同时,按照信通院去年白皮书,咱们国家2018年的数字经济总量达到了31.3万亿,占GDP比重超过了1/3,达到34.8%,预计到2030年,我们数字经济占比将达到50%。所以这么庞大的体量,就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过去我们传统的法律体系里边,比如说对土地的规范,我们有物权法,有土地管理法;对劳动力,我们有劳动合同法,有社会保险法,有一大堆的法律进行保障;对于资本,我们有证券法、银行法、保险法、信托法等来保护资本,技术要素有专利法,商标法等等。我们前四个要素的法律保护制度非常完善了,但是我们数据要做到法律保护制度,目前还没有我个人认为数据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利用区块链技术

此外,这个意见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不光是针对咱们的区块链,有可能在全世界都把这个把数据要素提升到和传统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同样重要的高度。我个人认为这非常厉害,因为其他国家,如英国发布了数字经济战略2015—2018,德国发布了数字议程2014—2017,法国发布了法国数字化计划,日本发布了最尖端IT计划。

王瑜琨:去年1024讲话后至今,区块链迎来发展的热潮。在您看来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区块链技术会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胡继晔:去年9月份到11月份我在美国杜克大学做了三个月的访问学者,在访学期间,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时联合国贸发组织发布了2019年的数字经济报告,报告说数字经济革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改变着人类社会。目前数字经济主要由两个超级大国主导,即美国和中国。那美国和中国为什么被称为超级大国?联合国贸发组织认为,全球最大的七个数字平台,美国占了五个,中国占据两个。美国的五个是Amazon、Facebook、Twitter,Google以及微软,中国两个就是腾讯和阿里。而且中美两国占了全球物联网支出的50%、区块链技术专利的75%、公共云计算市场的75%,还有数字平台市值的90%,也就是说,中美两国基本上在数字经济领域已经处在超级大国的地位。那其他的国家,过去一直欧洲非常领先,但是现在欧洲已经落后于中美两国了,更别提非洲和拉丁美洲了,这些国家都相对弱一些。我们把数字经济,把区块链提到了如此高的位置,是因为在传统经济领域,比如说在基建,在实体经济,包括工业门类齐全的程度,我们很多都已经超过了美国,但是在IT,在芯片这些方面,我们远远不如美国,远远落后于美国。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发源于美国,很多的根服务器都在美国。中美两国已经进入了一个竞争时代,我们必须有自主的知识产权。从过去的互联网的连到今天区块链的链,区块链应该说是互联网的一个升级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须占有先机,才有可能在未来和美国在数字经济的竞争中至少不落后,两个超级大国,这个在数字领域的两强争霸已经显现出来。

基于这些考虑,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1024之后,尤其是这一次新冠疫情,使得我们再一次反思。过去我们很多的实体经济都被疫情打得稀里哗啦,但是数字经济却异军突起,所以这个时候就更进一步凸显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可以总结一下,第一是中美两国作为数字经济的两个超级大国,我们良性竞争的需要;第二是现实的需要,比如相关疫情,比如说我们经济发展到了新的一个阶段的需要;第三是未来中国经济继续发展,继续进步的一个需要。

王瑜琨:加密货币诞生的目标之一是作为无边界的货币,但现在随着各个国家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或者自己版本的“Libra”,您认为未来的货币是分割性、有边界的数字货币还是无边界的货币?无边界的货币在现实世界怎么才能胜出?

胡继晔:今天数字货币已经形成了三大支柱体系,一个体系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的DCEP,目前已经在四个城市开始试点,这个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第二个是去年12月17号,欧洲央行推出的一个叫Euro Chain(欧元链)的数字货币项目。第三个就是Libra,去年6月18号发布白皮书1.0,今年发布了白皮书2.0,其实就是充分考虑到了各国监管的关切。

这三大体系我们一个一个来讲。我们的DCEP其实很早就开始研发了,它主要是取代M0,取代我们的现钞,因为现钞的便利性和它的匿名性永远都是最好的,只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用的越来越少,这个我就不讲了。我想重点讲一下Euro Chain,Euro Chain去年12月17号推出的白皮书,之后我一直在研究它,Euro Chain一方面是跟我们人民币一样的一个主权货币。另一方面它还解决了确保隐私以及反洗钱的问题,因为隐私和反洗钱这是一体两面,你反洗钱做得好,隐私可能就保护的不好,你把隐私保护的好,可能反洗钱上就做得不好。Euro Chain做成了双层结构,也就是说在欧洲中央银行和各个商业银行之间,他设了一个AML(反洗钱局)。这个反洗钱平台主要是所有的未来在Euro Chain发行的时候,所有的人在获得一笔欧元的数字货币的同时,可以免费得到一个token,这个token本身不值钱,但是token可以到反洗钱AML平台,就等于是买一张票,这张票使得交易可以匿名。当然欧洲央行并不是无限制的AML给这种票,因为太多了就有可能洗钱了,所以我们就发现欧洲央行这个Euro Chain,在反洗钱和个人隐私保护方面,他两边都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是我们人民银行DCEP没考虑的,这点值得我们学习的,这是Euro Chain非常特别的AML设计。

另外,我们再来看Libra,我个人认为在世界上三大经济体,中国、美国和欧盟,当然其实还有日本、英国,我们就不说了。三大经济体分别支撑三大数字货币,中国支持我们自己的DCEP,欧洲支持Euro Chain,美国当然支持Libra。Libra虽然是扎克伯格搞的,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连美联储本身55%的股权都是私人的,所以它形成一个私人的Libra完全是正常的。平心而论,从目前来看,Libra的技术和发展是更具潜潜力的。

Libra将来会怎么做?现在按照它的白皮书2.0版,它既不像我们人民银行的DCEP取代M0。同时又不会像Euro Chain那样是主权发行的货币,它会形成一个基于瑞士委员会来发行的非常独特的数字货币,而且由于它的客户群是27亿的Facebook的客户,将来它的野心也是最大的。所以我认为,Euro Chain和人民币的DCEP各有千秋,将来会是一个数字货币的竞争时代。

Libra、DCEP、Euro Chain和传统的比特币或者以太坊、瑞波币等等,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其实是一个互相竞争的关系,谁的信用好谁就有可能笑到最后。比如说比特币,从它的诞生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传奇。那么Libra、DCEP、Euro Chain能不能像比特币这样延续它的传奇呢,我们拭目以待。

王瑜琨:区块链行业人才体系建设的基础是岗位需求,高校是培育人才的重要基地。作为资深的教育工作者,您认为如何培养人才解决区块链行业亟需的岗位需求?

胡继晔:区块链人才培养是非常重要的,我在2014年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当时大家很多人都还在炒币,所以学界也没太关注这个事情,我只能很孤独的自己在那儿看看,然后自己研究琢磨。2018年开始,我们在学校开设了区块链的课。当时我们本科生开课的时候选的非常多,有三四百人,而我们政法大学没有那么大的教室,最后靠抽签儿选课。另外,从去年开始政法大学开设了区块链和数字金融的课,学生也非常踊跃。

关于区块链教学,我想我们现在已经开了一门本科生的课,两门研究生的课,而且我自己成立了一个中国政法大学区块链金融法制研究中心,培养人才、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是大学的三大目标,对于区块链,我认为也应朝着这三个方向来努力。

王瑜琨:从当前的政策环境以及区块链行业发展的状况来看,您认为,目前区块链发展亟待解决的困难有哪些?未来区块链产业链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哪些行业会带动行业认知,加速行业普世化进程?

胡继晔:下一步可能会有以下关键点,第一个就是区块链的技术人才,区块链的技术是一个工程,因为按照国际标准化组织ISO2739,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技术,但是技术一定会有门槛,所以我们下一步要在工信部或者网信办对区块链设定门槛,只有门槛儿才能够确保它的安全。另一方面,过去像注册结构工程师,对一座桥梁签字之后,才可认定桥梁是安全的。那对于区块链,也应当对区块链工程师设立相应的制度,目前人社部和工信部正在做这个工作。

第二个要为数字金融或者基于区块链的金融业设置一些门槛。因为我们知道,银行体系是有门槛的,比如商业银行,你有十个亿才能开银行,而且是真金白银,别的都不可以,对于区块链金融领域也应该要设立门槛。

第三个是对投资者,因为我们知道非常多的人啊,觉得这个区块链适宜下一个风口,所以希望能够。对区块的性投资,这也是过去很多的发币的这些人,他们的生财之道,ICO其实是有问题的,但是币不能够一概拒绝。

第三个是对投资者,很多人都觉得区块链是下一个风口,但希望投资者可以对区块链能够理性投资。ICO是有问题的,但是币不能够一概拒绝。像今天几乎所有的公链金融上,他们都有币,这种token我们一般人都无法投资,因为它只是在公链上流通。但对于未来的投资者,我们要进行这种甄别,按照证监会发布的股票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也将数字货币的投资者也应当实行适当性管理,比如说像参与供应链金融的这些必须是公链上的企业才可以,一般人无法来参与。

最后总结一下,下一步区块链的发展应该有三个需要注重的,一个是区块链工程师的准入制度,第二个是区块链金融企业的准入制度,第三个是投资者的适当性管理,这样下一步区块链的发展才可以行稳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