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期六
2020-06-04 10:16:28
币安区块101丨MYKEY创始人咕噜:稳定币是杀手级应用么?

2020年6月2日,币安滢哥对话MYKEY&币乎创始人咕噜。咕噜是喜欢《指环王》的天蝎座,咕噜这个名字也由此而来。无论做币乎还是MYKEY他都是希望能够延伸区块链的基础精神,用信任网络联系起用户的社交关系,私钥管理就是咕噜创立MYKEY的初心。

 

咕噜认为稳定币分为两种:一种是去中心化央行发行的稳定币;另一种是中心化机构发行的稳定币。对于币安的稳定币BUSD,咕噜认为投入大量的资源去扩大稳定币的使用场景是目前BUSD最需要考虑的事。

 

咕噜认为现在稳定币的市场格局已发生了变化,从围绕币交易展开的稳定币逐渐形成了交易对的格局。这种情况下合规的稳定币会有更多更好的出圈机会,但这种机会转瞬即逝要好好把握。

 

对于Defi,咕噜也持远期乐观的态度,他认为用代码去管钱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必然转变,金融行业中很多的信任成本都可以用代码数学理性的方式去解决。

 

嘉宾观点:

 

“区块链领域发展到最后一定会有一个主权的身份,主权的身份其实就是区块链基础精神的延伸。”

 

“第一桶金挖矿挖的,2011年比特币挖矿。”

 

“要从底层认识这个行业,才能把握住这么多价值项目。”

 

“USDT挤兑的风很小的,但是爆雷的风险是一个政治风险,当USDT体量规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这里最大风险来自于美国政府的风险,他们怎么去跟监管对话,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

 

“比特币从来都不是一个避险资产,比特币是一个风险资产。”

 

 

1

币安滢哥:《区块101》是由币安的几位小姐姐组成的新营销team开启的一档对话直播节目,目前为止已经做了30期了,每周一到周五晚上8点时间固定不变,关注公众号“区块101”看直播。

    

今天的嘉宾咕噜大佬是币乎&MYKEY创始人,咕噜大佬和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咕噜:谢谢滢哥的介绍,我大概介绍一下我的从业经历。我是在2010年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当时觉得比特币是个骗局。我真正参与到区块链行业里面是2011年6月份开始挖矿,2013年8月博士毕业回国,那个时候正好赶上德国政府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我觉得可以把职业生涯就放到这上面。

 

2014年我去了杭州,跟长铗创立了巴比特,那时候有四个联合创始人。几个月之后我来到了上海,当时我觉得做社区太早了,区块链、币还是跟钱很相关的事情,就开始在上海做了几个基金,我自己负责两期基金,这两期基金是跑赢比特币的。2017年开始做币乎这个项目,2018年开始做MYKEY这个项目,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币安滢哥:我看介绍里面说你是以太坊的中文命名人,白皮书的翻译者,大家对您应该很熟悉。您是2010年接触的比特币,看媒体说,您当时觉得比特币是个骗局?

    

咕噜:对,因为最早遇到比特币是在2010年10月份,全球社区非常少,资料也非常少,wikipedia也没有,如果你想要了解比特币就只能去看原代码。我当时没看,因为中国人防骗心理很重的,包括我们现在这个圈子也有很多骗子。

 

我当时觉得前面进去的人想把币价推高然后让后面人接盘,很多单机版的交易所也是这么做的,我当时有这个防骗心理也是对的。在2011年6月份的时候,当时我第二次看到比特币的时候就已经有很详细的资料了,我也非常完整仔细的看了比特币的白皮书,当时wikipedia的那个page上面就有非常完整的区块链运作的原理,那天晚上我看懂之后,第二天就去买了一些矿机,就开始挖矿了。

    

我是怎么发现比特币的?2010年10月份。我当时谷歌搜索了一个词叫alternative investment,就是”另类投资品”,当时出来三个东西分别是比特币、红酒和碳交易积分。我当时对投资、金融非常感兴趣,那个时候也开始炒美股。

 

我是一个基本面派,我会去看公司三张报表。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公司财务情况、税务情况、银行体系运作、货币体系运作、货币银行学的东西我也会看。同时我也想去了解美联储货币发行体系是怎么样的,所以我的确在这方面有兴趣,比特币能够比较早的进入我的这个视线,我觉得也是挺正常的一件事情。

    

币安滢哥:2011年您开始挖矿,2014年翻译白皮书,2016年连着做了6场智能合约沙龙,我看您是2017年才创的币乎,那您2016年办的6场智能合约沙龙时是什么身份?

    

咕噜:我当时已经来上海在管这两期基金了,我那时候其实也在想管别人的钱其实是一个责任很大的事情。我也不甘于只做一个投资经理,只做投资这件事情,我觉得圈里面还是有很有意思的可以做的。我当时也在思考我想去做的一些事情,2016年、2017年这两年,断断续续做了智能合约沙龙。

 

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去推广智能合约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智能合约是未来。首先我觉得用代码去管钱这件事情特别酷,是以前没有过的,包括我们现在做的智能钱包这个概念其实是前一阵子才提出来的,但是我们是从2018年夏天开始做,2019年提出智能钱包也是用代码去管钱,代码就能够赋予资产以编程的形式,包括稳定币也是这个方向一脉相承的产物。当时挺纯粹的一个想法,就是去推广智能合约这个事情。

 

币安滢哥:您为什么叫“咕噜”,觉得这个名字好可爱。

    

咕噜:我是很喜欢《指环王》里面的咕噜,对于魔戒这个事情很着迷。我是对于区块链技术也很着迷,我觉得区块链的能量对于现实世界的改变和影响不亚于魔界,它赋予的能量我们现在才刚刚发掘出冰山一角,包括稳定币、智能钱包这些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我最早的名字叫“比特币咕噜”,后来叫“比特咕噜”,再简单一点就叫“咕噜”。

 

币安滢哥:平时您喜欢从什么渠道获取区块链的信息?

 

咕噜:我会看一些媒体、推特、youtube,Reddit。币乎我也会看,但币乎里面来自最前沿的信息并不多,币乎里面最前沿信息的受众比较少。我需要的信息其实是从业人员的信息,币乎里的信息是普通用户所需要的信息,这不一样。

 

2

 

币安滢哥:接下来我们谈一谈您在币圈创业相关的事情。因为您一开始觉得比特币是个骗局,但您现在做了币乎和MYKEY,这是怎么样一个心理转换?

    

咕噜:首先币其实是一个很社区的事情,你看像以太坊社区,比特币社区,大家都是围绕社区,而币是社区的一个纽带。做币乎就是这样一个初衷,希望去以币为纽带为各个币的社区建立一个集中大家聚集讨论的一个地方。

 

然后MYKEY是我比较远的一个理想,我觉得区块链领域发展到最后一定会有一个主权的身份,主权的身份其实就是区块链基础精神的延伸。区块链其实可以肤浅理解为是一个自带账号的账本,但是核心是自带账号,这个账号其实是你自己完全控制的。就像比特币的社区说:没有私钥就是没有币。私钥必须在你手里面,然后币才在你手里面,私钥才可以去管理你的财产。

 

这里的财产肯定不仅仅是原生币本身,今后像现实世界里面的资产例如我们现在已经看到黄金的映射了,稳定币以及供应链上的一些应收账款也放上来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资产化正在形成。那么在区块链的平台上面会有越来越多的资产,这些资产肯定会被一些人持有,每个人里面的财产才会越来越多。

    

这个账户和普通的银行账户或者微信账户最大的区别在于,这是用户真正拥有这个账户的主权的,这个账户完全是私人的。我们说它是一个私域,私人的领域。在这私域里面,刚开始可以放金钱资产进去,之后会放进去社交的关系。

 

ID之间形成的一个网络,我们叫做信任网络,信任网络在里面连接用户的社交关系,就是脸书2.0。今后第三个在私域里面放进去个人的数据,这个数据就是你真正的私有数据,没有用户的同意是没有人可以拿到这个数据。这个跟现在的web2.0是完全不同的状态,我觉得这件事情特别酷。

 

做MYKEY是我带着20年的一个想法去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事情一定会发生,就看我们有多努力。

    

币安滢哥: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可以插一下,您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咕噜:第一桶金挖矿挖的,就比特币挖矿,从2011年挖矿。

    

币安滢哥:那您是怎么把握住这么多价值项目的,能分享一下秘密吗?

    

咕噜:我觉得核心就是对这个行业理解和认知,你要从底层认识这个行业。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行业底层是什么?底层是一个账户,这个账户是建立在一个公共的账本上面,虽然账本是公共的,但是里面私钥管控的东西是真正完全属于你的。有了这样一个底层认知之后,比如说我们做MYKEY现在是一个智能钱包,那就一定不会是托管式的钱包,私钥一定是在用户自己手里边的。我们想解决的是用户丢私钥的问题,而不是我们帮用户管理私钥。

 

对这个行业理解之后大概就能够预见到这个行业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投资是这样,创业也是这样。投资的话我最早就通过比特币挖矿赚了第一笔钱;第二个项目我去投了比特股,比特股是以太坊之前的一个不是智能合约的平台,它是一个多功能的一个区块链;第三个就是以太坊的投资,剩下的还有一些更新的一些投资,有的还没有上线。所以我觉得创业和投资是相通的,底层是对这个行业的一个理解。

    

币安滢哥:还有下一位问,USDT爆雷的风险或者被挤兑的风险有多大?

    

咕噜: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我觉得爆雷的风险是存在的,挤兑的风险是几乎不存在。很多人说USDT最近半年蹭蹭往上发,想发多少发多少,顺便把比特币价格拉上去了。

 

这个说法是不对的,USDT事实上是一家私人央行,但是作为经济体有一个三元悖论,你的货币三个里面只能满足其中两个条件:一个是货币可自由兑换;第二个是有独立的货币政策;第三个是你要去做价格的管控,去锚定一个币值汇率,比如说像香港的港元要锚定美元,港元又是可以自由流通的,势必香港监管局是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

    

回到USDT这边也是一样的,它要去满足1比1对美元的锚定。当USDT在市场上相对美元议价的时候,它就必须发行USDT的出来,其他人可以去他那里套利。当市场高的时候,你拿着美元去买USDT,他就会卖给你。最近一段时间USDT的增长真的是市场需求驱动的,不是说这家银行主观的意愿。央行发出货币一定有东西收回去,要么收回去美元要么收回去其它东西,因为它有资产池在那里。

 

我觉得挤兑的风险是很小的,但是爆雷的风险是一个政治风险,就是当USDT体量规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这里最大风险来自于美国政府的风险,他们怎么去跟监管对话,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

    

币安滢哥:那您创立MYKEY的初心是什么?刚才咕噜老板也说了MYKEY是一个智能钱包,那它跟普通的非智能钱包有什么区别?这几点可以着重说一下。

    

咕噜:我先说一下普通的非智能钱包的两个问题:第一、普通的钱包里面的账户其实就是地址私钥,它是一个很简单的账户,你有私钥你就可以用里面的钱,没有私钥你就不能用里面的钱或者别人有私钥他也可以用里面的钱。那也就意味着你的私钥如果丢失或者你的私钥被别人看到,那么你的钱就会丢。这就会有一个问题,你去问外面的普通的用户或者问爸妈这样的人:如果你密码忘了你里面的钱就丢了,你能接受吗?他不能接受的。

     

普通钱包的第二个问题,它需要使用区块链原生的代币作为gas来支付手续费,像以太的话就是以太的ETH,像各种智能合约平台它都有自己原生的token用来支付gas。这里会遇到一个问题,比如A用户收到稳定币,当他想去使用稳定币转账发出去时他会发现发不出去,他需要先去交易所买些gas或者买点以太。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用户门槛,所以他还得学习什么是gas什么是以太,交易所买币怎么买。

 

智能钱包会解决这两个问题,智能钱包是用一个meta chain、erc chain的方式去为用户支付底层服务费的。就像我们使用微信支付但微信没有跟我们收钱,服务器的费用是有的,那么服务器费用就是微信在垫付。

    

币安滢哥:刚刚说了区别,还有创立MYKEY的初心?

    

咕噜:就是Gas的问题,智能钱包是钱包方替用户支付这个Gas,然后钱包方跟用户收费,在MYKEY里面我们就抽象的叫网络费。网络费的概念有点像手机通话费先充值,真正基础设施的费用就是从这里面去扣,用户也很容易理解,在不同的区块链上面都是使用这样的网络费。比如说他要使用三种不同的区块链,他就不需要存三种不同的Gas,我们会帮他代扣,这样的话用户体验就非常好,解决用户进入门槛问题。

    

私钥丢失问题核心的根源是,所有的权限都在一个私钥上面,私钥丢了就丢了。我们的设计里面把一个私钥权限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恢复码,恢复码是账户的管理权限,它可以去冻结这个账户也可以去替换这个钥匙,但是它自己本身不能动用自己里面的钱,恢复码是这个账户的最高权限。

 

第二部分权限是操作私钥,操作私钥在MYKEY体系里面我们不向用户去露出的,私钥一直在手机里面,它是永远不会上网的。用户要换手机,两部手机扫一下码把操作私钥给转移过去,操作私钥是真正动用资金的权限。

 

第三部分是紧急联络人。紧急联络人主要的作用是当用户手机丢了,恢复码也丢了,他可以找到紧急联络人,紧急联络人帮他恢复这个账户。但是这个账户的最高权限是在恢复码,当用户拥有恢复码的时候紧急联络人是无法作恶的。这里面是三权分立,会有一定时间延时去保护用户资产。这两个问题我觉得不单单是稳定币的应用同时也是整个区块链面向大众用户必须要解决的门槛。

    

币安滢哥:你说紧急联络人是不是把QQ和微信找回密码做了一个结合,MYKEY也有这个功能。

 

咕噜:对,密码丢了之后,选择忘记密码,微信会让你选几个认识的朋友,通过这种方式认证你是你,紧急联络人其实也是这个概念。

 

币安滢哥:感觉这个方式大家都已经熟悉了,MYKEY就更适用于那些小白,觉得一些区块链产品又太复杂,但是用MYKEY很随意?

 

咕噜:所以这就是MYKEY为什么能够面向圈外用户的原因,我们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把入口的问题解决了,但是入口不是场景,要让外面用户进来,光光有入口是不够的,你得有东西吸引它,这里面有它真正需要的东西,我觉得是稳定币。稳定币是圈外的用户真正需要的东西,它能解决很多实际问题,包括境外的支付、理财、储蓄这些功能。

 

币安滢哥:我看大家还有一个提问,BTC大幅拉升后,持续震荡,想问一下老板怎么看接下来的行情?

 

咕噜:我觉得行情主要看美联储印多少钱,这次行情由外部驱动其实是因为外部增加了很多流动性,3月12号跌也是因为外部流动性枯竭造成,3月12号之后的涨也是外部流动性增加造成的,在3月12号以后,美联储已经印了好几万亿了。

 

币安滢哥:区块链未来最有可能在哪个领域大展拳脚,为什么?

 

咕噜:这个问题特别大,就跟2000年的时候你问互联网最有可能在哪个方向大展拳脚。

 

我觉得有四个事情是区块链要解决的。

 

比特币是一方面,也可能会有其它的价值存储的一些产品会出现,现在看到的头部以及没有看到有利的竞争者在这方面。

 

第二个是稳定币,稳定币是非常确定的已经被市场验证的需求,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不管比特币涨跌,稳定币市值都在缓慢增长,直到大概半年前,今年2月份开始,稳定币的市值开始突飞猛进,这个市场找到了这个点。它逐渐被市场认可,所以稳定币是我觉得已经被验证的一个需求。

 

第三个,我觉得是ID本身。以前从来没有过一个东西叫自主ID。我们的ID都是依托于机构的,国家给你发的***,**给你的账号,这个东西我觉得特别酷,这是我刚才说的区块链整个技术精神的一个延伸,它其实给你提供一个私域,这个壳就是ID。这个ID里面可以放稳定币,可以放资产,可以放社交社会关系,远期的话这些数据都可以放进去。

 

币安滢哥:一开始刚进圈的时候如果有一个人跟我科普一下,最直白的话,我也把这段话做成短视频,就不用满世界证明你妈是你妈了。

 

咕噜:对,是的。这个是网络信任的概念。

 

币安滢哥:有人问,MYKEY现在有多少用户,现在还有MYKEY生态基金吗?

 

咕噜:生态基金我们有的,MYKEY的用户不会向公众去表达这个数字。

 

3

 

币安滢哥:关于稳定币相关的提问,可能会有一些小白用户,咕噜大佬可以再给我们介绍一下稳定币是什么?稳定币的起源和出现的背景?

 

咕噜:稳定币,顾名思义就是价格锚定法币的一种币种。现在通常就是锚定美元,市场体量最大的就是美元,当然欧元、RM币这些稳定币也有,但体量非常小。在锚定美元这些稳定币里面大致分两种类型:一种是法币抵押的稳定币,就是我们现在看到市场上的USDC、PAX、BUSD这些都是。泰达理论上也是,但是我怀疑,它银行账户里面不全是美元,应该有一些比特币、一些债权这些资产。

 

另外一种就是像makerDAO衍生出来的Dai,各条公有链上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像Cosmos上面的Kava,Polkadot上面的Acala这些都是。这些就是以底层的资产去抵押出来的,是一个去中心化央行发行出来的稳定币,前者是一个中心化的机构发行出来的稳定币,这就是显著的区别。

 

稳定币在前者通常它会提供一个兑换的服务,就是你给他一个稳定币,他会给你一美元,会扣除一定的手续费,也可以去美元充值获得一个稳定币。在后者的稳定币里面,有一个机构,它是依靠市场流动性去提供兑付的服务,通常是通过利率的调整去调节,使得它发行出来的稳定币像Dai这样的稳定币锚定美元1比1,当价格高于1美元它就会去降息,降息之后,大家持有Dai的需求就会下降,市场上就有更多的人卖掉Dai,Dai的价格会降下来,反之提升利息,主要是这两种类型的稳定币。

    

币安滢哥:USDT增发,每个稳定币都绕不开,有人担心USDT会不会爆雷?

 

咕噜:我觉得不太存在挤兑的问题,爆雷是政治风险,看和美国政府关系怎么处理。

 

币安滢哥:怎么看币安稳定币BUSD和其它非USDT的稳定币?

 

咕噜:其实对BUSD我非常了解,对PAX这个通道我也非常了解。PAX是市场上非常合规的,如果不是最合规的话,它其实是基于自己的一家信托银行来做的稳定币的通道,PAX把它的通道分享出来,BUSD其实是利用了PAX的通道。

 

现在有三种稳定币都是用PAX的通道,这三种稳定币从合规性上来讲是一样的,所以合规性上没有问题,现在BUSD的体量是排第四,USDT第一,USDC第二,PAX第三,接下来就BUSD。

 

币安做这件事情是非常大的布局,我会担心多于乐观,为什么呢?货币是一个网络效应非常强的事情,就是在市场上,我们投资创业我们都是去看终局,终局我觉得不会有非常多的美元稳定币,一个手数得过来。其中有可能像脸书发的Libra,如果它能够发出来的话,体量会非常大。

 

剩下名额里面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名额不会很多,因为货币是网络效应非常强的一个事情,谁能够去拿到这个网络效应,谁能够去找到自己在稳定币生态里面的独特的生态位,能够获得自己生存的资格,这是一个特别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些稳定币发行方,其实都在打一场几乎是赢者通吃的仗,那就需要在这里面投入大量的资源,尤其在早期的时候去扩大自己的稳定币的使用场景。货币它有越多场景使用就会有越多人用,越多人用,使用场景越多,除非有单独的边界把它隔开,如果没有国家的边界,我们这个世界应该只有一种货币。

  

币安滢哥:您还要补充分析一下稳定币的市场格局?

 

咕噜:稳定币最早的时候是围绕币交易展开,USDT被各个交易所采用以后,它的体量逐渐开始提升,现在USDT的流动性是最好的,已经超过了比特币,其它的货币和USDT之间的交易的交易额,已经超过跟比特币之间的交易额,最早的时候是这些其它类型的币,它是跟比特币做交易对。那么USDT出来之后,就逐渐跟USDT形成了一个交易对这样一个格局。但是稳定币不会仅仅局限于我们这个圈子,它一定是会溢出的。

 

其实现在已经看到,比如,在莫斯科的华人市场他们开使用稳定币做国际结算贸易了,因为跨境的支付特别友好特别方便。USDT既然占据了币圈交易的场景,那么现在一个新的一个机会,就是圈外开始逐渐的用到稳定币的场景,我觉得合规是很重要的一个点。

 

我有听到过像美国的一些公司,在海外聘请了一些兼职的人帮他做事情,他们就不能去发USDT作为支付的手段,因为是他们法务合规的考虑。所以我觉得在稳定币出圈这里面,更加合规的稳定币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但机会也是转瞬即逝的,当有某一个或者某几个稳定币做得非常大的时候,其它的币种就没有机会了。

 

币安滢哥:您觉得多久比特币涨到十万美金?年底或者明年?

 

咕噜:未来是一个不确定性的事情,取决于央行发多少钱以及这个世界会有多太平或者多乱,现在这个世界是,似乎是变得越来越乱,整个央行体系的货币发行其实是在加速的。我会比较乐观对这个事情。这是币的价格涨幅。

 

4

 

币安滢哥:之前我也采访过,有几位嘉宾对DeFi很健谈,您觉得DeFi能跟我们说一下,比较看好DeFi,它的未来怎么样?

 

咕噜:我远期非常看好DeFi,还是那句话,用代码去管钱这件事情会是范式的转变,我认为现在绝大部分的人包括行业里面的从业人员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的强大,power,就代码管钱这件事情。金融领域里面最重要的是信用,你去跟央行的人去聊天,他三句话不离信用两个字,货币的根基是信用,金融机构的根基也是信用。

 

银行为什么要租这么高大上的办公楼,门前放两头石狮子,里面的从业人员、服务人员都是西装革履,这些都是信任的成本,都是在制造信任。代码其实可以用数学理性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强大的事情。银行背后是制度是法律,法律背后是国家军队,这些都是有成本的。

 

现在是有机会用代码的方式去把这些成本降低。这个代码是公开可验证,只要这个代码安全,DeFi就会事先设计好的逻辑去运行,这是非常非常酷的事情。我为什么说远期?这里面有两个非常大的障碍。

 

一个是智能合约本身的安全性,我个人认为主要来自于合约之间的叠加,DeFi领域从业人员很乐于说这样一件事情,DeFi是乐高的积木,我这个积木搭上去就会很灵活,有各种业务可以做。但是这每一块积木都会影响它搭上去建筑物的安全。如果你有十块积木,其中只要一块积木有问题,整个搭起来的设施就是有问题的。所以这是一个不小的一个挑战,这里的核心是一个代码的安全。代码安全一方面是审计,一方面是通过时间,一些行业逐渐的成熟,我觉得这事情会到来的,不是现在。现在DeFi行业还在非常不成熟的阶段,这就是远期。

 

另外一个是DeFi受制于链的吞吐量的问题,现在这些公有链平台本身的吞吐量不够,像DeFi平台,它要承接一百万一千万用户,没有一条公有链能承接的。所以它也会受制于公有链本身的吞吐量。

 

但是稳定币不是DeFi,稳定币的转账支付比DeFi要简单,稳定币不太需要一种稳定币都发在同一条链上,像USDT这种稳定币,它已经发了7、8条链了,所以它其实利用整个币圈区块链吞吐量做稳定币,然后我觉得其它的稳定币应该也参考这样一种方式。

 

币安滢哥:还有一个提问,请问大佬MYKEY有竞品吗?跟竞品比的话,MYKEY有什么优势?

 

咕噜:我们在国内没有竞品,我们在全球有一家友商,但是我觉得也不属于直接的竞品,我们有一家友商叫Argent,Argent今年上半年做了一轮融资,1200万美元,其实我们的用户量比它大很多,我们现在用户量增长比较快,Argent只是在以太坊上部署,我觉得这个受限于以太坊本身的发展。

我们会更加灵活,我们可以支持多条链,MYKEY支持以太坊,支持EOS,接下去会支持更多的公有链,尤其是对稳定币友好的公有链,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是能够更好承接稳定币的需求。我觉得跟Argent不是正面的竞争,他们走的是DeFi路线,他们更加理想,我们更现实,我们先去承载眼前的需求,就是稳定币的需求。

 

币安滢哥:最后这个问题要回答一下,美国经济对币圈有什么影响?

 

咕噜:这是政治问题,美国内乱有自我修饰的机制,美国内乱历史上很多,每十年来一次,这个就是它自我修复的一个过程,每次内乱之后就会做一些调整,比如说在60年代的时候,马丁路德金刺杀有了黑人的民权运动之后,那么他在制度上就做了一些保障,逐渐的种族平等就成了一个在美国的社会里面的政治正确。我倒不是很担心这种问题。它是有一个修复的机制,也是有一个爆发的原因。

 

现在的话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第二很多人失业了,美国失业率15%,20%可能不到的规模,很多的民众其实是失业了,尤其是一些低收入的少数裔的族群失业率特别高,黑人有40%、50%的失业率,所以这是它背后的一个社会背景。大家也不开心,关在家里面这么久了,也是需要有一个情绪的宣泄吧。

 

币安滢哥:有个提问说,就目前来看,咕噜总认为比特币能作为避险资产还是黄金的避险属性高?

 

咕噜:比特币从来都不是一个避险资产,比特币是一个风险资产。避险资产你去看3月12号黄金是没怎么跌的。比特币是从7、8千跌到3800,所以你可以看出来比特币是风险资产,它是另类资产。

 

币安滢哥:现金为王?

 

咕噜:现金,持有现金的风险,你被通货膨胀,逐渐被消磨掉。

 

币安滢哥:大家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那就谢谢咕噜大佬,不耽误你的时间啦。

 

咕噜:谢谢大家。  

    

币安滢哥:今天就这样,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