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期二
2020-06-05 12:00:42
金色相对论 | 微观科技创始人陈志远:产业区块链是构建可信互联网的必然趋势

两会期间,多位代表提出区块链相关提案,涉及技术、产业、政策监管等多个层面。对此,围绕两会的区块链提案,举办「两会系列专题」AMA,专题分三期进行。

6月3日16:00,举行「两会系列专题」第二期,特邀请微观科技、微观互联创始人陈志远、中国电信集团区块链与数字经济联合实验室主任梁伟、长虹信息安全实验室研究员康红娟、360漏洞研究院资深安全专家彭峙酿、火币区块链研究院副院长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副秘书长李慧做客「金色相对论」,讲述区块链产业落地情况。本次直播主题为“ 两会中的区块链: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

为了便于更清晰的理解每位嘉宾的观点,特对嘉宾在直播过程中的分享做了整理,以下为微观科技、微观互联创始人陈志远的分享。

王瑜琨:两会期间,我们看到大量有关新基建、区块链的提案,提案内容从早前的观点性意见过渡到了应用落地与产业发展。那么各位认为产业区块链的内涵是什么?产业区块链包括什么?在新基建的背景下,区块链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国家、企业、个人及如何协同促进区块链产业的健康落地?

陈志远:首先,产业区块链是互联网3.0时代升级的必然趋势,互联网3.0的核心是构建可信互联网,可信互联网的技术基础就是区块链。区块链的出现对现有的经济、社会及生活领域都具有潜在的影响。区块链并不是简单的在原有的产业中增加数字化协同效率,而是通过一种技术-经济范式,为产业和商业活动提供基于价值互联的基础设施,带来一次生产关系变革的巨潮。区块链的分布式和加密等机制确保在保护数据隐私的前提下在多方之间建立信任,是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催生生产关系变革的有效力量。其中国家背书,企业是生产力,个人是消费端,三者缺一不可,构成互联网3.0时代的生态闭环。

王瑜琨:区块链技术同5G、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这一系列新一代的技术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怎么互相协同发展?您对于区块链和其它新兴技术结合孕育出新的商业模式有怎样的展望?

陈志远:首先,我认为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其中一个重要的瓶颈就是一些中心化数据平台的崛起,中心化的平台掌握核心记账权,通过资源整合掌握数据之后。不仅没有削减用户成本,反而增加了用户成本,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出现后,大家开始谈去中心化,重建生态。大家在新生态里面博弈,把科技和技术带来的红利真正让用户享受到,而不是形成垄断后的中心化平台,利润更加集中在中心化平台。

同时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将人、物互联,以数据智能化和协同网络爆发的数字化浪潮即将到来,信任机制将成为数字经济繁荣发展的一个主要障碍。而人工智能将解决人为干扰的问题,物联网与大数据解决数据真实性问题,5G与云计算是新一代的基础设施,区块链将是构建可信机制的范式革命,互联网3.0时代将会是区块链治理理念下多重科技技术的融合,不仅仅是数据革命,更是信任革命;区块链技术开创了新一代价值互联网体系,降低了欺诈风险,使未来成为可编程的经济,建立数据流动的协调机制,构建可信的治理体系。

王瑜琨:区块链从实验室技术到在不同场景下的落地,与产业结合有没有可遵循的规律和经验?如何避免一些企业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产业区块链想要实现长足发展,如何破局?

陈志远:首先数字经济时代,忽略生产关系的建设无疑将继续形成更广泛的信息数据孤岛,而离开产业应用的区块链技术是毫无价值的。区块链是制度型、逻辑型的顶层设计,而非简单的技术应用IT信息化系统。

产业区块链的场景与生态发展需要具备以下需求特征:多方参与、弱信任关系、跨机构数据共享需求、数据存证溯源需求、降本增效需求、去纸质票据化需求。同时挖掘产业发展的新动能与科技发展的新动能,深度赋能产业发展的才是产业区块链发展的前提。而产业区块链的本质还是互联网,区块链的产业应用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遵循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周期论。和传统互联网一样,需要经历产品设计、建设开发、宣传、引流客户、客户体验、生态建设这些跟传统互联网项目一样的必经之路。尊重常识,敬畏规律,把握本质才是产业区块链想要实现长足发展的基石。

王瑜琨:在区块链层面,国外偏爱公链,国内偏向联盟链。业界有声音认为,“区块链在现阶段落地做项目,合适的切入点是联盟链,但如果要完成区块链的使命,非公有链莫属”,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未来属于公有链还是联盟链?或者是第三种可能?

陈志远:这个问题我们思考的比较早。我们认为私链是未来大中型企业和机构处理交换的可信数字资产中心,联盟链是解决跨组织连接的业务场景驱动“三权模式”的协作体系,但是未来,随着协作场景的完善,跨越私链和联盟链和终端消费者打交道的还是以公链模式为基础的体系,形成“端到端”的互动连接, 形成产业级生态闭环,而未来不同公链、联盟链、私链之间会最终形成“链网”,我们称之为“链网经济”时代。通过场景数字化后产生的可信数据,通过跨链等技术,实现链与链之间数据的化学反应。最终通过链网实现数据资产的流通。同时产业区块链发展需要挖掘产业发展的新动力,与科技发展的新动力。

我们微观科技也是践行这个路径。首先通过TBC场景数字化链,把不同的品类场景形成场景数字化总账,实现传统业务场景的数字化,构成静态数字资产;而随着不同品类与场景的叠加,形成TLC贸易总账链,实现动态数字资产。TLC贸易总账链,TBC场景数字化链与众多SAAS+BAAS共同组成DTI全球数字贸易基础设施。最终实现场景数字化、数字资产化、资产流通化,在这样价值迭代过程中,会构建出新的信用体系——数字信用,进而会形成用户全新的行为和习惯,比如商业行为记录化、去中心化共同记账等,形成大家共有的记录服务、追踪服务、数字资产服务和数字资产流通服务等全新的数字服务,从而构建出数据流动性的生产关系,这样的行为和服务,是数字贸易时代不可缺少的部分。 而TBC与TLC是联盟链,而DTI则是公链,我认为这是数字贸易下,区块链的未来。 

王瑜琨:现阶段很多机构都在推进产业区块链的发展,那么陈总对于产业区块链的未来怎样看?

陈志远:还是基于这个逻辑,产业区块链的未来就是链网经济,通过场景数字化后产生的可信数据,通过跨链等技术,实现链与链之间数据的化学反应最终通过链网实现数据资产的流通。产业区块链发展需要挖掘产业发展的新动力与科技发展的新动力。

微观科技在跨境贸易+区块链的产业应用中总结出关关通则物流通、物流通则金融通、金融通则贸易通的产业发展新动力。在共同存证、交叉验证的区块链网络环境下,海关通过贸易闭环中的可信数据,可以确保贸易安全,与风险管理的职责,便可以为物流提供便利化通关的监管服务,进而提高物流的周转效率,而物流帮助金融延展风控臂长,金融可以放心的将资金提供给贸易商,最终形成诚信多赢的局面。而在新型数字信用体系中,形成数字原产地证明、数字合同、数字提单、数字关单等数字贸易科技的新动力,进而实现场景数字化、数字资产化、资产流通化,我想这是产业区块链发展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