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期一
2020-06-06 14:13:40
白灵雁:6.6黄金下拉周初反弹后回调原油整体趋势看涨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

 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的人,不会迷路。正如花开心底的人,永远不会失去春天。

 【白灵雁:本周学员交易总结】

 一周的交易结束,复盘是必须的。看一下本周文章及写下的每一个交易思路,思路有对有错,单子有赢有亏,附图上盈利截图。不出意外肯定有人会说,这一看就是模拟。灵雁只能笑一下,你觉得是模拟,只能证明你自己的交易并不顺利。附图的所有截图,均和每日的交易思路相吻合。各位投资者也可以看一下自己的交易情况,看一下市场上的分析。

 回顾灵雁的文章,思路90%都是对的,以及每日给出的交易区间。我一直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对,思路决定出路。有正确的思路,才能有合理的交易规划。但是大多数人思路对了,执行起来却很难。抱着墙头草两边倒的心态,一做单思路什么的都抛开了,只紧张自己的单子怎么怎么还不盈利。本周四灵雁的思路出现出现,一直给出反弹做空,后续行情强势反弹了一小波,两个空单均止损出局。周五的时候一天都在强调1715区域空,1715必做空,我看准了就一定会去做,错了我一定会止损,而不是错的时候手忙脚乱把自己吓得不行。

 【白灵雁:趋势单交易初现成效】

 看完了日内短单,再来看看趋势单交易。市场上的交易法千千万,不管你用哪种方法,最终盈利了就是好方法。

 这个市场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个投资者做了反向空单子,他会去市场上找关于做空的文章,仿佛这是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战友。但其实只是为了安抚自己,把不确定变为确定。这样的交易心态肯定是不可取的。对于行情,白灵雁我自身没有100%的把握,依据技术面有80%的胜算。我也相信,一个懂技术的投资者,抛开不稳定的心态,有80%的胜率。

 这个是灵验的一个学员,她不喜欢做日内短单,喜欢单子稍微拿久一些做对行情的感觉。当然了,除了和我沟通,她自己也能耐得住性子。不会因为小点小波动就沉不住了气了。有一部分学员,你给了他一个趋势单,如果是一个空单,当行情一直下跌的时候,他会一直紧紧的攥着这个单子,但是当行情开始出现反弹的时候,心里就不淡定了,紧急出一波,结果又出在了最高点,出完之后行情又开始跌。这就是为什么给同样的特点,每个人做出来的利润却是不一样的。心态真的很重要,这个市场中比的就是谁更有有耐心,谁沉得住气。行情中有一个字眼叫做浪,浪形就是来来回回,波浪最终还是要退潮。但是宁静的海平面,积攒够了能量,一浪更比一浪强!

 【黄金下周一技术面解析】

 谈了这么多总结,下周的技术面分析必不可少。

 黄金周五K线连阴,MACD在零轴下方运行,说明当前价格仍然处于弱势中。从位置来看,价格已经再次逼近1670区域,向下延续态势进一步明朗。但是目前已经没有合适的位置参与空头。所以1690区域成为日线多空分水岭位置,站稳此位置就是多头希望,而笔者灵雁依然对黄金多头突破后再次上涨抱有期望。

 黄金从4小时来看,震荡反弹,MACD死叉绿色动能柱缩减,KDJ结成金叉,随机指标向上发散,指示黄金短线有反弹迹象,接下来将展开震荡反弹之势。经过前两日的大跌,下周可能还会下跌,所以周初先看回调,但是要关注上方的压力,如果不能突破1710则是最弱势的调整,行情难免进一步下跌。而上方的短线压力则是1700位置,在进一步则是1720区域,突破该位置阻力将继续走强。综合来看,下周一短线操作思路上灵雁建议以回调做多为主,反弹高空为辅,上方短期重点关注1695-1700一线阻力,下方短期重点关注1675-1670一线支撑。

 黄金下周一策略:

 1、黄金上方反弹不破1698-1700一线做空,止损5美金,目标看1688-1685一线;

 2、黄金下方回调不破1673-1670一线做多,止损5美金,目标看1685-1687一线;

 【原油下周一技术面解析】

 原油昨日高位区间横向整理,最低36.7,最高39.6,日图依旧收盘十字星K线整理,从日图结构来看,仍守住在10日线多头生命线上方整理蓄势,强势修正手法,以横向整理过渡代替回踩,技术结构处于多头蓄势。

 原油短线4小时高位连续星K线横向整理,布林线轨道开始收口,但由于此前的回撤隔日没有进一步的下挫破低。小时图的C浪调整空间始终未跌破35.80.反倒是反复的探高逼近高点37.65.低点不跌破,上破高点的话,这个浪形调整结构就会构造失效,考虑到欧佩克+的不确定性。短线保守者可先行选择观望,趋势整体还是看涨,只是短线在此处是先进行一波回调修正还是直接整理后蓄势破高仍存不确定性。综合来看,下周一操作短线上灵雁个人建议以回调做多为主,上方短期重点关注39.8-40.0一线阻力,下方短期重点关注38.0-37.5一线支撑。

 原油下周一策略:

 原油回落37.5-37.8一线做多,目标39.8-40

 投资交易不仅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艺术!

 文/白灵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