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期三
2020-06-09 11:35:10
(道科创)募资200亿!中芯国际还要追赶多久?

2000年,当时被称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第三号人物的张汝京,从中国台湾前往大陆,创办了“中芯国际”。自设立以来,短短五年时间,其规模一度挤入全球前三甲,收入体量达到11亿美元。但因为与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之间,长达7年的专利诉讼败北,迫使张汝京引咎辞职,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企业。

如今中芯14nm芯片已经量产,但产能严重不足,无法满足华为高端芯片需求,国家大基金二期和上海市半导体基金紧急投入160亿支持发展;科创板也特事特办,快速办理中芯国际科创板上市,募集200亿资金,这些资金助力中芯国际14nm及以下先进芯片研发和生产。中芯国际冲刺科创板,迎接下一次发展机遇。

那么中芯国际要追赶台积电这样的产业巨头,该从什么方面突破?晶圆代工这种商业模式,经营逻辑逻辑是什么?

我国半导体制造行业的中流砥柱

中芯国际,成立于2000年,2004年中国香港上市。第一大股东为大唐控股(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前十大股东中,不乏花旗集团、瑞士银行、先锋集团等明星机构。

网络

2017年至2019年三季报,其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13.90亿元、230.17亿元、220.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03亿元、3.60亿元、12.6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77.69亿元、52.10亿元、81.40亿元。从利润率来看,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4.76%、23.02%、20.83%,销售净利率分别为4.22%、1.57%、5.76%。

中芯国际是中国大陆晶圆代工龙头企业,其9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晶圆制造,其余为封测业务。按技术制程划分,0.18微米制程为主要收入来源(38.55%),其次是55纳米(27.30%),再次是45纳米(17.37%),28纳米占收入的4.32%。

招股书

从整条产业链来看,其上游为半导体材料、设备供应商。核心设备主要由阿斯麦、拉姆研究、科天半导体,受全球环境影响,半导体设备交货期明显拉长;其下游为通信设备及芯片设计厂商:根据Bloomberg供应链显示,其前五大客户为华为(18.84%)、高通(15.95%)、安森美半导体(3.01%)、Qorvo(1.6%)、Cypress(1.19%)。可见中芯国际养活了多少家A股上市公司,比如:安集科技、江丰电子、上海新阳等。

不断追赶台积电

在集成电路晶圆代工领域,关键技术节点的量产能力是衡量企业技术实力的重要标准之一。在IPO招股说明书中,中芯国际在展示自家技术实力时,将台积电、格罗方德和联华电子列为可比公司。

招股书

2011年,台积电28纳米技术节点实现量产,而此时中芯国际还处于40nm的技术,当中芯国际终于用四年时间追赶台积电的步伐时,台积电已实现16nm量产,并向10nm迈进,现如今已实现7nm量产。但中芯国际还处于14nm技术水平,落后台积电2-3代。而市场地位上,根据 IC Insights 公布的 2018 年纯晶圆代工行业全球市场销售额排名,中芯国际排名全球第 4 位,中国大陆第 1 位。

但是半导体制造领域的竞争,其关键在于对先进制程的不断突破,谁能抢占首先突破新制程,谁就能抢占市场先机。既然中芯国际的技术要落后2-3代,技术上没有优势,是不是中芯国际就没有出路,市场会一直被压缩?

中低端市场不会立刻被替代

其实不是,在半导体行业内,中低端制程的需求其实并没有消失。中芯国际的产线规划产能由高至低分别为:0.15微米>65纳米>45纳米>0.13微米>28纳米。以28纳米作为先进制程与中低端制程的分界线,来对比中芯国际和台积电两大晶圆代工厂的制程占收入比重:

网络

数据对比非常明显,中芯国际产能集中在中低端制程上,而台积电产能集中在高端制程上。也就是说,对半导体代工企业,有两种生存逻辑,一种是台积电、三星这样的“先进制程追赶者”,一种是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这样的“普通制程利基者”,前一种瞄准高端需求,需要不断投资研发先进制程,而后一种瞄准普通需求,占据细分市场。

应用端会考虑到成本、性能与用途,并不是每个种类、每个应用场景的芯片都需要极高的制程,仍有大多数会采取更成熟、成本更低的相对低端的芯片。目前除了智能手机等少数产品对芯片的制程要求较高以外,未来大多数物联网产品对集成电路的要求并不高,中低点制程工艺满足即可。

因此,不需要担忧“低端制程会立刻被高端制程替代”,至少在未来十年发生的概率不大。

技术是唯一的突破口

2016年中芯国际与华为海思、高通合资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新技术研发(上海)有限公(ATD),负责进行14nm制程的研发。

2018年,中芯国际向阿斯麦采购一台EUV光刻机,开始着手研发7纳米制程。截至2019年Q4,14纳米已经正式量产,7纳米仍在研发中。

在此次募集资金运用概况中,中芯国际重点将目光投向科技创新领域。

招股书

我们再来看一下研发投入:中芯国际2019年度的研发费用为47亿元,尽管同全球第一的晶圆代工厂台积电相比较,只有其五分之一,但对中芯国际自身而言,却占据了全年营收的22%,同时也能发现,2017年至2019年,中芯国际的研发费用所占比例逐年升高。

招股书

从研发人员上看,报告期内,公司研发人员数量始终保持在公司总人数的10%以上。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的硕士及博士人员占比为20.53%。在公司总人数逐年减少的情况下,从1941人上升到2530人,新增核心技术人员梁孟松和ZHOU MEISHENG(周梅生)。都表明中心国际对研发持续加码的决心和信心。

结束

目前看台积电都是晶圆代工赛道毋庸置疑的龙头,中芯国际短时间内很难撼动其产业地位。从公司的基本面可以看出,中芯国际的增长点:一是看芯片方面大陆厂商替代化率,二是看先进制程的量产进度。目前美国封杀华为,美国的设备和技术不能给华为产品生产芯片,中芯国际使用美国的技术和产品有限,加上中芯国际在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的核心地位,决定国家举国支持,不可能不给华为制造芯片,这必将加快中芯国际的发展。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道科创平台。文章观点仅供交流、分享,不构成对投资人的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作者:那时候

道科创(www.daokc.com)

版权申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